西洋参在中国的传播

  作者:田力(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讲师)   西洋参原产自北美大陆,与中国所产的人参同科同属不同种,性状和化学成分相近,都是珍贵的药材。在哥伦布1492年发现美洲之前,北美印第安人早已利用西洋参来治疗头痛、痉挛、发烧、咳嗽以及不孕等病症。不过,欧洲人在到达美洲之后的200多年时间里,一直不了解西洋参。欧洲人是通过中国的人参进而发现西洋参的。   中国人服用人参的历史非常悠久,而且对其倍加推崇。据成书于东汉的《神农本草经》记载,人参是“久服轻身延年”的上品“君”药。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认为,人参“能治男女一切虚症”。明末清初,众多欧洲传教士来到中国之后,开始了解人参,并将相关知识传回欧洲。葡萄牙人曾德昭在1642年用西班牙文首次出版了《大中国志》,书中写道,人参是产于辽东的一种“极珍贵的树根”,“健康人服用,可以增加力量和精力,如病人服用,则有奇效,得到滋补”。之后,波兰人卜弥格、意大利人卫匡国等来华传教士在各自的著作中也都介绍过人参。1696年,法国传教士李明在巴黎出版的《中国近事报道》中,比较详细地描述了人参的形状、味道、药效等。不过,这些传教士并没有见过真正的人参。 拉斐特所描绘的美洲人参 资料图片   1709年,法国来华传教士杜德美奉康熙皇帝之命,到东北进行地图测绘。在此过程中,杜德美亲眼见到了鲜人参。杜德美在1711年4月12日写回欧洲的一封信中,不仅介绍了人参的各种特征,而且还附上了人参的细节插图。更加重要的是,他在信中指出,在中国,人参产地大致位于北纬39度与47度之间的高山密林之中,据此推测,在北美加拿大的相似地带,可能也生长着人参。当时正在加拿大魁北克传教的法国耶稣会士拉斐特了解到杜德美的这些观点后,在当地印第安人的帮助下,于1716年在蒙特利尔附近果然找到了人参。北美洲的人参与中国人参并非同种,因此,被命名为“美洲人参”(American Ginseng)。1718年,拉斐特在巴黎发表文章,宣布北美洲也有人参。拉斐特还认为,北美印第安人把美洲人参称为“嘎兰特区恩”(garantoquen),意为“人的形象”,这与中文里所说的“人参”在意义上相同,所以,北美大陆与亚洲大陆原来是连在一起的,否则,中国人和北美印第安人对于人参的称呼不会如此相近。   欧洲人虽然在北美洲找到了人参,但由于西方根本没有重视人参的传统,所以,人参在西方并不被视为“灵丹妙药”,更难以找到市场。相反,当时的中国市场正急需人参。清朝建立后,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清廷实行人参专卖制度,严禁私自采挖。与此同时,由于长期的消耗,中国的人参资源也越来越稀缺。结果,在中国市场上,人参供不应求,价格不断上升。在此背景下,法国人率先将美洲人参运到中国销售。1720年,一艘法国商船满载着美洲人参来到广州,很快销售一空,获利甚厚,这大大刺激了欧洲人在北美开采人参的热情。1747年至1752年间,从法国拉罗谢尔港转运至中国的美洲人参增长了25倍。英国人紧随其后,在北美洲掀起了采挖人参的热潮,然后转运到伦敦,最终输送至中国广州。   美洲人参传入中国后,很快在医学界广泛使用。中国人并不知道其真实的产地,只是模糊地知道它产自海外,所以称其为“洋参”。雍正年间颁行的《常税则例》规定:人参每斤三钱,洋参每斤一钱五分。至乾隆时期,又出现了“西洋参”之名称。成书于1757年的《本草从新》写道,西洋参“出大西洋佛兰西,形似辽东糙人参,煎之不香,其气甚薄”。此处的“佛兰西”即指法国。当时将西洋参贩运到中国的主要是法国人,所以中国人就误以为西洋参产自法国。医家们还根据中医理论,对西洋参的性味、归经、功能和主治进行了研究。清人赵学敏在1765年完成的《本草纲目拾遗》中,就专门列有“西洋参药性考”一节,认为西洋参“味类人参,惟性寒”,“虚而有火者相宜”。这样,药性偏凉的西洋参,刚好可以与“提气助火”的中国人参相互补充。这种观点,一直流传至今。   1775年,美国独立战争爆发。1783年,英国正式承认美国独立。新生的美国经济困难,所以寄望于发展海外贸易来解决危机。而中国不仅盛产美国人所需要的茶叶、瓷器等商品,还可以为美国所产西洋参提供广阔的市场。因此,美国独立初期积极发展对华贸易,而西洋参便是美国输入中国的主要商品。1783年12月,波士顿商人派出“哈利提号”商船运载西洋参等商品前往中国,途经好望角时,被英国人获悉。英国人为阻止美国参与对华贸易,提出以中国茶叶高价换取船上的西洋参。“哈利提号”船长贪图利益,答应了英国人的条件,并从好望角返回美国。1784年2月22日,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满载西洋参、毛皮等特产从纽约起航,逾半年抵达广州,同年12月27日返航。这是美国建国后第一艘来华商船,标志着中美贸易的开端。运来的货物售得白银136454两,其中473担西洋参独占80410两。从此,西洋参就成了美国对华贸易的主要商品。中国人根据美国国旗的图案而将美国称为“花旗国”,所以,西洋参又被称为“花旗参”。   进入19世纪,西洋参在美国对华贸易中的地位愈发显著。从1804年至1829年,美国输入中国的西洋参共计43602担。1843年在中美《望厦条约》谈判时,美方甚至特别要求减少西洋参的进口税,足见其在两国贸易中的地位。从1858年至1893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西洋参超过了1860万磅。不过,由于高额利润所导致的毁灭性采挖,美国西洋参资源逐渐枯竭。19世纪末,美国人成功实现了西洋参的人工栽培,威斯康星州则逐渐成为美国西洋参栽培的中心,该州法定的“州草”便是西洋参。2017年,威斯康星州生产西洋参超过100万磅,占全美西洋参产量的98%、全球供应量的10%。直至今日,西洋参依然是美国对华的一项重要出口商品。   《光明日报》( 2019年11月11日 14版) [ 责编:李伯玺 ]